鸷笙·走走的骨骨

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话
为什么我仍没法遇到

少暗bl】

花朝蓦然识人归,佛海普渡劫骨灰。

夸爆我家草莓夹心味的和尚小饼干!下周一定给你配小图!!!
【上次立的flag还倒在那里】

醉中独酌:

PS:写给我家暗香的 。 @鸷笙·走走的骨骨
我觉得,写出小甜饼很开心了,很开心。
套的游戏ID。
少林—普渡
暗香—劫骨



作为一个以杀戮为生的刺客需要什么?
谨慎,冷静,狠辣,果决,精确。
永远强大。
劫骨露出了自己最弱的一面。
颓倚在青石巷墙上,粗重的呼吸间夹杂着轻咳。
每咳一声,免不了啐出些血丝。
胸肺间是灼烧般的疼。
谁曾想这次的任务目标怕死成这样,将如此阴毒的暗器藏在袖口。
劫骨扶着墙摇摇晃晃想要站直,临了身子却一软,斜斜地向旁倒去。
“小心。”
劫骨以为自己的帅气的脸要贴上粗砺的地面时,一个人接住了他。
“我还以为你想开了呢,秃驴。”
劫骨再不能熟悉这个怀抱。
“想开什么?”
劫骨从普渡怀里抬起头,胡乱地摸了把普渡的光头。
“也是……咳咳。”
这秃驴要能想开,至于一路从少林追到江南,还追了六年?
驴都比他好。
“别说话。”
普渡将怀里不安分的人按回怀里,抱着走了。


“秃驴,你干什么!”
“上药啊。”
上药是没错,
可!哪!有!上!药!连!裤!衩!都!不!留!的!
这根本不叫上药,叫…叫,
以权谋色!
劫骨一晃神,下巴便被普渡捏了个实成,正对上普渡漆深而认真的眸子。
“看着我。”
“可能会疼。”
不不不,这秃驴想干什么??!
劫骨清晰地感觉到一只略粗糙带着厚茧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胸膛,像是在找寻着什么。
劫骨只感觉鸡皮疙瘩都起了一片。
“哼。”
一声闷哼。
劫骨眼中盈出泪光。
真的……疼,这秃驴没说笑。


“出去出去出去!我自己上药!”
普渡貌似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顺从地离开,也带走了他用内力从劫骨胸肺处取出的牛毛针。
真是的……
见门彻底关了个严实。
劫骨捂住了脸,耳根发烫微红。


因着受伤,普渡不许劫骨用内力,不许跑跳,只准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劫骨觉得自己要发霉了,终于求到了普渡同意出门去。
虽然是他要求的出来透气,
但真正对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街市,劫骨却顿生手足无措之感。
“秃……驴。”
劫骨回身习惯性的想寻求安心感,唤普渡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身后相同的人海,来来往往,哪有那熟悉的身影?
劫骨只感觉一瞬间涌上来的空荡感将自己没了顶。
天地之大,孑然一人如蜉蝣,浮沉无依。
直到一声,
“阿骨。”
“你去哪了?”
四个字几乎是劫骨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普渡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面上茫然之色一闪而过。
劫骨见他从袖摆里捧出个油纸包,
“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刚好看见了。”
不长的一句话,
劫骨却想要流泪。
足够了足够了,
我只喜欢你就够了。


劫骨走的有些累,普渡俯身背了他起来。
日暮斜阳,尚余暖意。
“秃驴。”
“佛祖可不收妄动俗念的弟子。”
劫骨咬上他耳尖。
普渡的眉目间是少见的柔和。
“你收我便好。”
毕竟,你是让我看透缘法的那个人。
无你,无谓极乐。

评论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