鸷笙·走走的骨骨

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话
为什么我仍没法遇到

涂只大佬的心头肉草爸(画软妹→孤儿画手),谢谢大佬让我七月能有图出xxx.
生日快乐!( ⌯᷄௰⌯᷅ )

@鬼鬼鬼

【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
你现在依然是我的光。 

六一快乐,小饼干。
时间有限没撸细节见谅。

大腚子武当华山,等我师姐拿刀砍你们。

p2,p3可情侣头像嘿嘿嘿

【clx一周一更,不能再多了】
【很想再进华武华的坑,但少暗已经够画一年了,思考良久选择白嫖华武华,继续交少暗党费√】

我攻你,好了下一个

醉中独酌:

一直想回的是这张图来着。 @鸷笙·走走的骨骨
全靠编吧!其实也就文里能gong一点了!

————————

普渡最大的温柔可能只有每周固定的那么两三朵木芙蓉。
而且这和尚迟钝少言,心思还耿直的可怕。
劫骨的偶尔少女心遇上他,准能得个泼头冷水,从上凉到下。
“我一开始怎么会觉得你很有趣呢,秃驴。”
普渡来来回回搬着砍下的枫木堆放整齐,劫骨坐在一旁草地上百无聊赖地揪着软趴趴地小草打哈欠。
“啊?后悔吗?”
普渡裸露的皮肤上因劳动豆大的汗珠滚落,闪闪生辉,语调却仍无大的波澜。
他明白不过自己内里的无趣,因为他曾尽力想披上有趣的外衣。
“后悔死了。外面的小姑娘多温柔可爱善解人意。”
“这样啊。”
枫木被重重地放在青石板上,劫骨觉得有什么裂开了。
普渡扭头,表情格外认真。
“你喜欢什么动物?”
“哈?”
跟不上秃驴的直脑子啊!
劫骨苦恼半刻开口,
“我喜欢狗,狗忠诚。”
“嗯……”

普渡没有迟疑,不过两个词有着极小的间隙留白。

“汪~”
一瞬间的静谧。
……
禅钟又响,惊起一片林中倦鸟。
劫骨极快地蒙住了脸,心里有东西跟着彻亮的钟声一齐炸开。
一本正经严肃地学着狗叫什么的,在秃驴身上太犯规了!
“温柔我不懂,这算可爱吗?”

劫骨踉跄地站起来,不肯露脸。
“傻子。”
“傻子。”
脸肯定红透了。

普渡轻笑几声,理了理他的刘海。
“阿骨。”
声音有刹那地遥远。
“如若不弃,和我一起踏遍这江湖吧。”


那就回来吧。

              ……家里还有我们养的一堆崽。
@醉中独酌 

是个短篇,才撸个开头。草稿流。
大致就是直男秃驴没读懂暗香的少女心,导致回来后各种道歉被无视的那种←

依旧求评论:D

少暗bl】

花朝蓦然识人归,佛海普渡劫骨灰。

夸爆我家草莓夹心味的和尚小饼干!下周一定给你配小图!!!
【上次立的flag还倒在那里】

醉中独酌:

PS:写给我家暗香的 。 @鸷笙·走走的骨骨
我觉得,写出小甜饼很开心了,很开心。
套的游戏ID。
少林—普渡
暗香—劫骨



作为一个以杀戮为生的刺客需要什么?
谨慎,冷静,狠辣,果决,精确。
永远强大。
劫骨露出了自己最弱的一面。
颓倚在青石巷墙上,粗重的呼吸间夹杂着轻咳。
每咳一声,免不了啐出些血丝。
胸肺间是灼烧般的疼。
谁曾想这次的任务目标怕死成这样,将如此阴毒的暗器藏在袖口。
劫骨扶着墙摇摇晃晃想要站直,临了身子却一软,斜斜地向旁倒去。
“小心。”
劫骨以为自己的帅气的脸要贴上粗砺的地面时,一个人接住了他。
“我还以为你想开了呢,秃驴。”
劫骨再不能熟悉这个怀抱。
“想开什么?”
劫骨从普渡怀里抬起头,胡乱地摸了把普渡的光头。
“也是……咳咳。”
这秃驴要能想开,至于一路从少林追到江南,还追了六年?
驴都比他好。
“别说话。”
普渡将怀里不安分的人按回怀里,抱着走了。


“秃驴,你干什么!”
“上药啊。”
上药是没错,
可!哪!有!上!药!连!裤!衩!都!不!留!的!
这根本不叫上药,叫…叫,
以权谋色!
劫骨一晃神,下巴便被普渡捏了个实成,正对上普渡漆深而认真的眸子。
“看着我。”
“可能会疼。”
不不不,这秃驴想干什么??!
劫骨清晰地感觉到一只略粗糙带着厚茧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胸膛,像是在找寻着什么。
劫骨只感觉鸡皮疙瘩都起了一片。
“哼。”
一声闷哼。
劫骨眼中盈出泪光。
真的……疼,这秃驴没说笑。


“出去出去出去!我自己上药!”
普渡貌似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顺从地离开,也带走了他用内力从劫骨胸肺处取出的牛毛针。
真是的……
见门彻底关了个严实。
劫骨捂住了脸,耳根发烫微红。


因着受伤,普渡不许劫骨用内力,不许跑跳,只准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劫骨觉得自己要发霉了,终于求到了普渡同意出门去。
虽然是他要求的出来透气,
但真正对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街市,劫骨却顿生手足无措之感。
“秃……驴。”
劫骨回身习惯性的想寻求安心感,唤普渡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身后相同的人海,来来往往,哪有那熟悉的身影?
劫骨只感觉一瞬间涌上来的空荡感将自己没了顶。
天地之大,孑然一人如蜉蝣,浮沉无依。
直到一声,
“阿骨。”
“你去哪了?”
四个字几乎是劫骨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普渡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面上茫然之色一闪而过。
劫骨见他从袖摆里捧出个油纸包,
“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刚好看见了。”
不长的一句话,
劫骨却想要流泪。
足够了足够了,
我只喜欢你就够了。


劫骨走的有些累,普渡俯身背了他起来。
日暮斜阳,尚余暖意。
“秃驴。”
“佛祖可不收妄动俗念的弟子。”
劫骨咬上他耳尖。
普渡的眉目间是少见的柔和。
“你收我便好。”
毕竟,你是让我看透缘法的那个人。
无你,无谓极乐。

并不是刀。

交党费。想看看多少人会来砍我,求留言!
广告:  闻莺暗香劫骨求勾搭xx

【2016-3-24  下午4:30-10:00】

才想起来去年鬼鬼大佬给我画了生贺,她刚刚说,当初@了我的,可我完全没印象。
……真的有。

——仿佛又过了次生日,贼开心。

鬼鬼鬼:

@鸷笙·请提醒我和雷狮扯证 大佬的生贺,扫描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