鸷笙·走走的骨骨

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话
为什么我仍没法遇到

我攻你,好了下一个

醉中独酌:

一直想回的是这张图来着。 @鸷笙·走走的骨骨
全靠编吧!其实也就文里能gong一点了!

————————

普渡最大的温柔可能只有每周固定的那么两三朵木芙蓉。
而且这和尚迟钝少言,心思还耿直的可怕。
劫骨的偶尔少女心遇上他,准能得个泼头冷水,从上凉到下。
“我一开始怎么会觉得你很有趣呢,秃驴。”
普渡来来回回搬着砍下的枫木堆放整齐,劫骨坐在一旁草地上百无聊赖地揪着软趴趴地小草打哈欠。
“啊?后悔吗?”
普渡裸露的皮肤上因劳动豆大的汗珠滚落,闪闪生辉,语调却仍无大的波澜。
他明白不过自己内里的无趣,因为他曾尽力想披上有趣的外衣。
“后悔死了。外面的小姑娘多温柔可爱善解人意。”
“这样啊。”
枫木被重重地放在青石板上,劫骨觉得有什么裂开了。
普渡扭头,表情格外认真。
“你喜欢什么动物?”
“哈?”
跟不上秃驴的直脑子啊!
劫骨苦恼半刻开口,
“我喜欢狗,狗忠诚。”
“嗯……”

普渡没有迟疑,不过两个词有着极小的间隙留白。

“汪~”
一瞬间的静谧。
……
禅钟又响,惊起一片林中倦鸟。
劫骨极快地蒙住了脸,心里有东西跟着彻亮的钟声一齐炸开。
一本正经严肃地学着狗叫什么的,在秃驴身上太犯规了!
“温柔我不懂,这算可爱吗?”

劫骨踉跄地站起来,不肯露脸。
“傻子。”
“傻子。”
脸肯定红透了。

普渡轻笑几声,理了理他的刘海。
“阿骨。”
声音有刹那地遥远。
“如若不弃,和我一起踏遍这江湖吧。”


评论(4)

热度(236)